我首次见到长江是在1974年上海附近的长江出海口,到1979年畅游长江三峡,1981年上溯金沙江虎跳峡,1982年得窥金沙江上游与四川分界一带,自此我便与长江结下不解之缘,尤其对长江起源产生了无限的兴趣与疑问,留下了三访江源之伏笔。

 

 

从1985年到2005年,二十年里黄效文三访长江源,从风华正茂到满面沧桑,几经波折,终于有机会更正及鉴定长江的科学正源。 

那个年代文字数据短缺,不少较重要的科学文献更属内部文件,外人包括我这个在美华侨皆难得一睹。当时我身为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的作家及摄影记者,是杂志1888年创办以来的首位华人前线工作人员,以在中国探险为全职工作,在短短数年内领导了6次在中国的探险活动,而规模最大、时间最长的便是1985至1986年的长江全程考察。